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渾水摸魚!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一栋郊外别墅内。
李谪仙独自驾车赶来。
这里是他师傅的居住地。除了李谪仙和李家几个核心长辈。没人知道师傅住在这儿。
就连李谪仙,每个月也只能过来一次。
李谪仙很珍惜这一次机会。因为他总能从师傅的嘴里,听到很多他想听到,也对他有极大帮助的信息。
就连李家,也对师傅嘴里的信息非常感兴趣。
尽管李家已经是红墙内的中流砥柱。
是和宋家一样站在金字塔之巅的顶级豪门。
但师傅身上的关系和消息,是李家无法去探索的。
尤其是有关当年的那些事儿。
来到别墅的时候,才下午时分。
李谪仙没打扰师傅清修。
而是主动来到厨房,并将新鲜购买的食材打开,专注地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师傅不吃素,对吃的也不讲究。
当年在山里一住那么多年,他也基本摸清了师傅的口味。
一顿饭做完。他很满意地去叫师傅进餐。
餐桌上,就这对师徒二人。
有菜肴,有美酒。
气氛不算过于欢快,但也并不压抑。
“师傅,在这儿住的还习惯吗?”李谪仙很关心地问道。
“不如山里安静。”师傅吃了一口红烧肉,抿了一口烧刀子。说道。
师傅虽是女性,但不论处事作风还是对生活中的某些诉求。和男人没什么本质区别。
当然,其武道实力的强大,甚至比绝大多数男人更加生猛。
李谪仙下山的标准,也只是在师傅面前立于不败之地。
但这立于不败之地的要求究竟有多高。
师傅又是否放水了。
李谪仙不知道。
但他很清楚。如今的自己即便面对在武道世界名声鹊起的楚云,都不会打怵。
可以见得,师傅的真正实力,又达到了怎样的高度。
这里本就是郊区。
而且还是叫价不低的别墅区。
师傅连这里都觉得不够安静。李谪仙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清空住在附近的居民。为师傅提供足够安静的清修环境。
“我会把临近的几栋别墅清空。”李谪仙说道。“让您尽可能安静一些。”
“把别墅区的人都赶走。”师傅放下酒杯,语态十分的淡定。“我不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有人声,有车声。”
把整个别墅区的人都赶走?
李谪仙苦笑一声。
李家有能力做到。甚至并不会很麻烦。
可李家这些年始终低调。也极少在生活作风上出现任何破绽。
作出这样的决定,其实是违背李家家训和原则的。
但既然师父已经提了。他会照做。
“不用李家出面。”师父随口报了一串数字,又给了密码。说道。“账户里的钱,足够买下这片别墅区。你去帮我处理就行。”
李家出面让别墅区内的人搬走。连钱都不用自己出。这对李家来说,太容易了。
甚至并不需要李家出面。
随便找一个心腹去执行,就能立刻解除师父不太喜欢的生活环境。
“师父。您哪儿来的这么多钱?”李谪仙好奇问道。
师父在山里住了超过三十年。
而光是买下这别墅区,至少也需要支付十亿以上的资金。
师父的钱,从哪儿来的?
李谪仙很好奇。也径直问了。
和师父之间,他无需任何隐瞒。更不会有所忌讳。
好奇,就问。
“我比你想象中有钱。”师父慢条斯理地吃饭。说的话看似有吹嘘嫌疑。但李谪仙却知道。师父从不是一个爱吹嘘的人。
“那您有多少钱。”李谪仙打趣道。“能不能比咱们华夏的首富楚中堂更有钱?”
“没有。”师父摇摇头。“他是亚洲首富。我只是我们山里的首富。比不了。”
李谪仙笑了笑。给师父递了一块肉:“那我能打听打听您赚钱的门路吗?没准将来我失败了,也会下海讨生活。”
“你失败了就活不成了。不用下海。”师父接过李谪仙递来的红烧肉。口吻冷淡道。“把心思放在正事上,别想这些没用的。”
李谪仙点点头,也是收拾了玩笑之心。主动开口说道:“师父。楚云最近有很多动作。宋靖看起来也有些着急了。我是继续观战,还是也筹备起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渾水摸魚!
“暗中使绊子就行了。有宋家打头阵,你可以养精蓄锐。这几年,你父亲也会在退下来之前,为你积蓄力量。”
李谪仙点头。
当初搞三十岁的生日宴,其中一个刻不容缓的理由,就是李家掌舵人只剩三年,就要退下来了。
那一批顶尖大佬,也基本都是同期的。
一旦退下来。很多事儿将会失去话语权。尽管在红墙内的地位不会一下子降到谷底。却也不可能继续如日中天。
这很重要。
这三年,对李谪仙来说,也将是至关重要的。
宋靖,同样如此。
所以宋靖急了。
也开始频繁有所动作。
官世恒被废,对宋靖来说,有敲醒警钟的意义。
李谪仙同样会引起高度重视。
楚云人不在红墙。
可他在红墙内的地位和影响力,并不低于这两位大少。
更何况,以楚云为核心的一股崭新的红墙实力,已经悄然崛起。
领头人,正是一只脚已经踏入红墙的段阿姨。
而段家在红墙的能量,虽不如这几家正当红的顶级豪门。却也是底蕴深厚的。
卢家,同样不可忽视。
谁能预测,楚云究竟能在这条路上走到何处?
是真的如萧如是所放豪言,成为第一人。还是中道奔殂?
三年后,自然会有所眉目。
“师父。上次您跟我说过,古堡一号,总会现身的。您说的这个时机,会在这三年内出现吗?”李谪仙好奇问道。
“你想把打败楚云的希望,寄托在古堡一号身上?”师父放下碗筷,抬眸扫视了李谪仙一眼。“你想浑水摸鱼,当一个捡漏人?”
师父的身上,无形之中渗出一股阴寒之气。
李谪仙怔了怔。不明白师父为何如此敏感。
更不明白自己随口一问,却引来师父的极大不满。
“我只是随口问一问。”李谪仙解释道。
“你有这样的想法。离你失败就不远了。”师父警告道。“没有绝对的毅力和气魄。你不可能战胜楚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