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白骨大聖-第311章 雨澤世界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白天见鬼。
洞天福地必在三天内开启。
晋安一直以为他还有时间作准备。
哪怕没有三天。
也有两天。
他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突兀方式进入洞天福地,连一天时间都还没过去,他就被迫卷入洞天福地里。
就在晋安冲进老道士房间,刚伸手抓住那只装有几千张二郎真君敕水符的麻袋时,他就感觉到身体一沉,眼前什么都看不见。
哗——
淅淅沥沥——
随着耳边的雨声越来越清晰,声音越拉越近直到近在咫尺后,晋安终于看清了眼前世界。
这是个雨泽世界。
天空阴沉,压抑,犹如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毁灭景象,就像是整个天地都被锁在黑暗牢笼里。
头顶乌云压得很低,仿佛伸手就能够到阴沉乌云。
天上一直在下着雨。
一直下个不停。
眼前是片废墟世界,崩塌了的古老宏殿随处可见,入目处都是基石、瓦砾、残垣断壁。
在更遥远外是接天连地,更大的废墟世界,带着海枯石烂,天地枯竭的沧桑历史感。
晋安被怪雾吞噬后,人莫名其妙出现在了一座古朴石头神殿里,脚下是很厚的一层尘土,人迈开步伐走动,就能卷起大量灰尘,就像是口鼻和双肺都塞满了灰尘。
……咳咳……
晋安剧烈咳嗽,不得不用龟息代替了口鼻呼吸,免得吸入更多灰尘。
石头神殿里并非完全黑暗,有着微弱光明,那唯一光源,就是神像位置的一盏豆丁火苗的长明灯。
那盏长明灯也不知燃烧了多少年。
其它长明灯都已经熄灭。
就连殿宇里原本供奉着的神像也已经尘归尘,土归土,风化消散不见。
却只剩这一盏长明灯还剩最后一点豆丁火苗,在沧海桑田的历史岁月中,执着坚持,不肯舍弃最后一丝人间光明。
就跟眼前这座屹立在废墟中不倒的石头神殿一样,还在风雨飘摇中苦苦坚持,带着令人为之动容的执念。
就着唯一的光源,晋安看到石头神殿的所有墙壁与屋顶上都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钟鼎文。
说到房子里刻满钟鼎文,这让晋安想到了老道士。
当初在昌县时,老道士数次在房子四壁写满辟邪道经用来驱邪。
虽然晋安看不懂这些钟鼎文,可一些特殊符号还是比较容易辨别的,比如大量用到了眼睛符号。
“据说在上古时候,原始部落把眼睛视作神明的眼睛,是驱邪之物,部落在门上刻画眼睛,能够借用神明的眼睛看到邪魔,把邪魔抵挡在门外。相当于是最原始时候的门神。”
“难道这青铜房所有墙壁包括头顶屋顶都刻满的钟鼎文,就跟老道士写满一整个屋子《行炁金光篆》用来驱邪的效果一样,这些包含大量眼睛符号的钟鼎文也是用来驱邪的?”
晋安看着已经不翼而飞的神殿门,屋外大雨不停的雨泽世界,眉头紧皱,心里有了不好预感:“如果真是在躲避屋外的邪魔,看来当初那些人最后还是失败了……”
晋安又检查一圈这座替他遮风挡雨的石头神殿,除了那盏豆丁烛火的长明灯外,再没有找到别的线索。
最后他踱步来到神殿门口,皱眉抬头注视着头顶压抑乌云和一直下个不停的大雨。
“不是说道教圣地的洞天福地吗?”
“在神话传说里,这些洞天福地都是证道飞仙的宏伟道场,怎么眼前看到的世界跟神话传说一点都不一样。”
“除了阴沉就是废墟,哪还有半点仙家道场的祥云如霞?”
望着头顶的雨泽世界,晋安眉头越皱越紧。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第311章 雨澤世界分享
仙呢?
佛呢?
仙缘、道场呢?
就在晋安担心老道士和削剑安危,他们是不是也和他一样,莫名其妙就进入洞天福地里,这洞天福地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时,忽然,雨夜里传来脚步声。
一名白群如雪,仙衣飘飘像是谪仙降落凡尘的年轻仙子,在一座座倒塌的残垣断壁、废墟屋顶上飞跃。
身子轻灵,动作优美,飘飘若仙。
在她手里,双手捧着一盏灯豆丁火焰的长明灯,长明灯散发的昏暗光芒,在她身外形成一层光罩,替她抵挡头顶的雨水。
她浑身干净,没有被一滴雨水浇到。
可那名宛若年轻仙子的女子形势并不容乐观,她手里的长明灯在雨夜里快速暗淡,仿佛天地发杀机,正在快速消耗着长明灯的灯油。
女子面色着急的在雨夜里飞跃。
她突然美眸一亮,在雨夜里发现了亮光,就像是一名溺水者突然抓住救命稻草,朝晋安所在的神殿这边奔来。
可她离神殿还剩三四十丈距离时,她手里的长明灯终于油尽灯枯,扑的熄灭。
“不!”
雨夜下响起响起一声凄厉惨叫。
一滴雨水落在那女子身上,一个大活人瞬间化为白骨骷髅,身死在这个天地发杀机的雨泽世界里。
这里的雨,比王水还恐怖百倍!千倍!
看着那女子瞬间惨死的模样,晋安面色一变,下意识向后倒退几步,远离神殿门口位置,免得被门槛外的雨水溅到身上,到时候白白冤死。
晋安心有余悸的回头看看身后的长明灯。
刚才他还在考虑,这长明灯燃烧了这么多年都还没灭,肯定很不凡,要不要带走,当作路上的火把…还好他没贸然行动,否则那女子的凄惨下场就是他的下场了。
而有了那女子的前车之鉴,晋安更加不敢轻举妄动走出神殿了。
“也不知老道士和削剑他们在这个天发杀机的雨泽世界里,是不是安然无恙?”
晋安心头更加担忧起老道士和削剑了。
大概又等了半个时辰左右。
头顶的雨一直下个不停,半点要停的意思都没有。
而这段时间里,晋安也把神殿里里外外都搜了好几遍,什么都没搜到,即便原本能有什么东西,在这么久远的历史里,也早就腐朽为尘埃了。
大概又过了一炷香左右,晋安决定他必须得采取些什么动作了,不能就这么一直坐以待毙,给自己画地为牢的永远困在一座神殿里。
“好在有老道准备的这么多二郎真君敕水符。”
晋安打算尝试尝试二郎真君敕水符,能不能敕令这个天地的雨水,出于谨慎考虑,晋安取下神殿里的那盏长明灯。
就当晋安取下长明灯时,他耳畔有雷霆一炸,炸得他两耳嗡嗡回响,有道家宏大法音在他耳边缭绕不停。
洗刷他神魂。
坚固他一身精气神。
晋安目光一喜,想不到这长明灯还是个道家法宝,藏着雷霆炼魂的无上玄法,难怪之前那名女子哪怕是到死都不肯放手。
“想不到我才刚进洞天福地,就得到第一件仙缘法宝!接下来肯定还能找到更多仙缘!”
“就是有些可惜了,我已经有四次敕封的五雷斩邪符和雷火法袍炼身炼魂,两者炼魂效果差不多,没办法叠加。”
晋安惋惜看着手里的长明灯、灯座。
好在晋安有一根定海神针定住心神,他很快拾掇好患得患失的心绪。
接下来,他一手举着盏长明灯,一手扛起神殿里的一根石头雕刻烛台,在烛台上贴了张二郎真君敕水符后,开始小心谨慎的扛着烛台走出神殿。
一离开神殿。
轰隆!
天地有巨大杀威压下,就像是头顶压抑乌云要塌下来,把晋安压趴在地上的泥水坑里。
这个滋味,让晋安再次有了第一次在夏雷中元神夜游的经历。
都是那么的天威不可违抗。
天威无边无际。
噗噗噗——
头顶雨水淋下,但这些雨水都被烛火神光弹开,雨下的晋安,安然无恙。
与此同时,来自头顶上方的压抑压迫感也消失不见。
“都说玉能养人,受人日夜参拜、诵经的神殿又何尝不是一样,一样能养出沾染神性的神灯,就如佛祖座前的灯油也能修炼出紫霞青霞。”
直到出了神殿后,晋安这才在神殿门框上方看到一块被厚厚灰尘与雨水覆盖,经过千年冲刷后,早已蒙尘,暗淡无光的石头牌匾。
石头牌匾上的字迹早已经蒙尘,模糊。
只隐约能辨认出第一个字是青?
晋安并未离开神殿太远,放下石头烛台后,他便马上退回神殿内,担心在雨里暴露久了,手里长明灯神力熄灭。
噗哧!
雨幕下的烛台,蓦然燃起一团小火,就见暴露在雨下的二郎真君敕水符,居然无火自燃。
在火光中,天地雨水受到敕令,雨水浇透不进去。
黄符还在燃烧。
逐渐烧过五分之一……
……三分之一……
……一半……
最后,黄符一直燃烧了一炷香左右才熄灭,那石头灯台重新被雨水浇湿。
看着二郎真君敕水符果然能敕令这里的雨水,晋安心头一喜。
“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老道士绝了!”
一天有十二个时辰。
一张二郎真君敕水符能坚持一炷香时间。
在这个洞天福地里,一天只用消耗二十四张二郎真君敕水符即可。
按照晋安带进来的三千六百七十一张二郎真君敕水符,足够支撑一百五十天。
假如敕封黄符后,能支撑更久。
随后,晋安又尝试几次,每次黄符敕令雨水都能成功后,他终于做了决定,打算走出神殿,先找到失联了的老道士和削剑。
接下来,就见晋安给自己身上贴了一张二郎真君敕水符,开始头一次不在长明灯的庇佑下,小心翼翼走出神殿。
噗哧。
身上的二郎真君敕水符点燃。
晋安变得宛如身着金甲,像是神祇降临凡尘的二郎真君,天上串联如珠的雨水无法近身他几尺内。
晋安乐得不行。
他如获至宝的扛起麻袋,顺带取走神殿里的长明灯,开始在废墟里跳跃向不远处的那具红粉骷髅。
晋安身影矫健如豹,他几个起落间,便已敏捷飞跃至女子死的地方,地上除了一具红粉骷髅,还有一枚罗庚玉盘碎片、一盏彻底被雨水浇湿已经失去所有神性的长明灯外,再没有别的发现。
水是玄煞。
这洞天福地里的雨。
似是比玄煞之水还厉害的东西。
能污秽一切。
“无上太乙度厄天尊。”
“既然你我相遇,也算是结下了一场因果,人们总说入土为安,才能得到安息,才能下黄泉有重新抬头转世的机会。”
“今日我将施主的尸骨安葬,免得曝尸荒野,成了孤魂野鬼。施主也需放下怨气与执念,早日重入轮回,转世投胎做人。”
晋安用手里的昆吾刀,在原地刨开一个土坑,好生安葬好地上的红粉骷髅。
“这枚罗庚玉盘碎片,就当是你我一场因果的还清。”
晋安收起碎玉片,从废墟里找来一块石墙立在坟堆上,当是给脚下的红粉骷髅立了一块石碑。
当安葬好女子尸骨后,晋安站起身,他在茫茫雨夜里辨别了下方向,然后朝远处更为广袤无垠,一望无际的古老建筑废墟赶去。
突然!
轰隆!
晋安之前避雨的那座神殿,在坚持了这么千年岁月后,轰然倒塌,就像是晋安取走了长明灯,神殿沉寂入黑暗,它已经失去了一直以来坚持的执念与信念,再没了继续存在的意义,轰然倒塌。
变成跟周围那些建筑一样的废墟。
看着变成废墟的神殿,晋安一怔。
哎。
晋安叹息一声。
他手抱阴阳,朝神殿废墟做了个道揖,弯身一拜。
精彩小說 白骨大聖 咬火-第311章 雨澤世界閲讀
随后,晋安避开路上的低洼水坑,在倒塌的古老,宏大建筑废墟上跳跃飞奔,朝远处更庞大的废墟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