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501 浪潮涌動看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对于茶素医院的升格,一时之间成了茶素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有说好的,“成了省管医院,以后咱也有鸟市人的待遇了,咱就不用去首府看病了。家门口就有省管医院,多好!”
也有说不好的,“换汤不换药,这是一帮穿白皮的寻思着要涨价,没借口,弄了一个什么升级,十几年前,不管什么病进医院,人家大夫多好,就给开几毛钱的药,吃了就好了。现在医院倒是越来越大了,一个感冒进去,没有大几千你别想出来,哎,杀人哎!”
其实对于普通疾病,或者一些健康人来说,现在的市三甲医院其实也就够用了。谁也不会没事把生病当约会玩不是。可这玩意一旦遇上个什么严重一点的疾病,绝对就有好处了。
去异地看病,可不是去异地旅游那么轻松。也不说去魔都首都之类超大型的城市,就算去个周边稍微大一点的城市瞧病,都能让人脱层皮。所以当年医改后,也就出现了领导不满意,小老百姓也不满意的结果。
张凡下了班,回家后,家里人满为患。“哎呦,女婿回来了。快休息休息,快休息休息,这一天在医院累的很吧!”邵华的小姑姑和小姑父两人格外的热情。
张凡一看就知道,这准是有事情的。他们两口要是看病干嘛都不带找张凡的,直接就找邵华了,平日里虽然对张凡比以前客气了很多,但总是带着我是干部的意思。可今天,这么热情真的是很少见的啊。
“哦!你们都来了啊。老娘,快给姑姑姑父们定格饭馆吃饭。我今天有点事情,等会就得让邵华还有静姝陪着我出去一趟。”
“好,好,好,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姑父拉着脸色不好的姑姑笑着给张凡说。
张凡给丈母娘挤了挤眼睛,就拉着邵华和妹妹出了门。说实话,老丈人和自家老子一样,太板正。用点老话说就是:绝对不会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人。心眼不多,也就丈母娘和张凡老娘相似。虽然没害人的心,但也没吃亏的心。
带着邵华和静姝出了门。“哎呦,我的脸都笑疼了!要不是静姝在,今天我都要累躺下了。”
好看的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501 浪潮涌動鑒賞
“哥,听说你们医院要升格了?你以后是不是就和室长一样了!”静姝好奇的问道。姑娘现在大二了,脸上的婴儿肥已然不多了。
姑娘对哥哥的感情很深厚,和早年间大的带小的一样。父母上班,静姝就是张凡的跟屁虫。后来父母下岗,静姝还在懵懂之中哥哥站了起来。长大后的静姝心里很清楚,当年如果自己哥哥没站起来,自家的日子真的不知道会成什么样。
以前老小区里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很多,跟着父母去菜市场捡菜叶子的又不是没有。所以,在张凡面前,静姝也乐的装小女儿状。
“你个小官迷!”张凡没解释。反而对邵华说,“薛飞说他舅子哥开了个三川餐馆,今天请我们去试菜。估计他是大股东,他舅子哥就是个长工。”
“需要给礼金吗?”邵华问了一句。
“给吧,毕竟不能白吃。”张凡上车准备发车。茶素的天气已经进入了冻死狗的时间段。可就算大雪纷飞,也抵挡不住茶素人爱吃的欲望。
茶素的冬天,虽然水果蔬菜相对来说没有春夏秋品种繁多,可肉食奶制品就多了很多。比如大街小巷挂着油汪汪的厚布门帘,门口放个行军大铁锅的,都是马肉店。
这种店面都是牧民们租的,他们就租冬天这几个月,专门买马肉和马肠子。马肉汉族人一般收拾不好,汉族人煮的马肉,吃起来怎么说呢,就如同再吭撒了盐的木头棒子,吭不动不说,还塞牙,吃完感觉除了咸味啥味道都没。
可人家牧民弄的就是好吃。特别是马肠子,一口茶素老窖甘冽就着马肠子,越嚼越香,刚开始入口的时候果木的香味夹杂着一点烟熏的味道,相似了一种皮草混合烟草加点香水的味道,就好像是夜美人一样。等脂肪从马肠子中散发出来的时候,脂肪和蛋白的混合,才是人间美味。
不过这玩意没吃过的人,不能多吃,张凡第一次吃的时候,吃完了躺在宿舍的床上,浑身发热,他知道这是异常蛋白导致的轻微过敏,然后没多久,就开始流鼻血。
除了马肉,还有奶制品,从各式各样的酸奶疙瘩到奶(a)皮子,奶豆腐,可以说,大街上弥漫的就是一种淡淡的奶香味。
早些年,三川人还没进疆的时候,传统食物在冬天独霸天下,马肠子,面肺子、胡辣羊蹄子,还有各种的丸子汤。等三川人进来后,茶素的餐饮就天下三分了。
一部分仍旧是边疆传统食物。另一部分是火锅,还有就是三川炒菜。弄的后来,不光是不是三川人吧,开个炒菜馆,要不挂个川菜,都没人进。但做的好的真心不多。
比如茶素市医院后门的小三川炒菜馆,如果不是油大肉多能吸引一些单身男青年的话,估计房租都出不来。
……
张凡开车到了医院对门的酒店旁边的川菜馆,门面不小,还专门弄的是川西建筑风格。薛飞和他媳妇早就等在门口了。
“哎呦,这么大的雪,我还准备开车去接你们呢!”薛飞看到张凡后,假模式样的上前说着好听的话。
“吆!邵总也来了。稀客啊,稀客啊。”薛飞笑嘻嘻的。
“嫂子!”邵华和薛飞老婆打了一声招呼。
“这是我妹妹。”张凡介绍了一下。
優秀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501 浪潮涌動熱推
薛飞这兔崽子,不停的夸:“哟,咱妹妹真漂亮,真白,我现在明白为啥你哥哥不白了,都白给你了。”
废话不停的往外冒。邵华和静姝被薛飞的老婆给迎了进去。他还抓着张凡的胳膊说废话。
张凡纳闷了:“进去说不行吗,这么冷的,你还要迎谁呢?”
“不迎谁,我还能迎谁,就我现在这牌面,也就迎迎你了,还能迎谁!”话虽这么说,可这兔崽子好似磨蹭的在等谁一样。
没一会,从酒店里出来的人看到了张凡。“张院!”
“王总!”
“张院!”
“陈总。”
因为是新的酒店,而且还是国际标准的五星级,茶素有点地位的老板们都换了地方,不去将军酒店了,专门跑到这里来了。
“您这是?”
“我来吃饭,我朋友开了个川菜馆。”张凡笑呵呵的介绍了一下。他这个时候才知道,薛飞这兔崽子拿自己做广告了。张凡寻思了一下,等会不准备给这个兔崽子礼金了。
进了包厢以后,才发现老高和他老伴早到了。
“主任,啥时候来的。你也没说,早说我就去接主任了。”张凡问了一句老高后,就说了一句薛飞。老高不会开车,也没车。
“没事,也不远。走几步就到了。”老高笑呵呵的看着张凡。薛飞今天还真没请别人,就请了张凡和老高,连王国福都没请,他们这对师兄弟估计也就只剩下名义上的师兄弟了。
没多久,菜就上来了。
虽然都是平常见的川菜,但品相还真不错,而且闻着也挺香。
“阿姨,高叔叔,张院,邵华妹子,静姝妹妹快尝尝。看看我哥的手艺怎么样。”薛飞的老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可胜在人实诚,而且认准了一个人,就下功夫的去交往。
比如老高和老高媳妇就真把薛飞媳妇当自家的姑娘,以前薛飞经常大麻将,薛飞老婆实在忍不住了,就去哭着找老高和老高媳妇。让他们收拾薛飞。
张凡尝了几个菜,还真觉得不错。茶素的川菜,不管啥菜,就是一味的追求一个辣。反正张凡很少在外面吃川菜。
可今天这桌菜还真不错。有的菜突出一个麻香,有的菜突出辣香,特别是一道酸菜鱼,真是做的相当不错,大冬天一锅暖洋洋的酸菜鱼下去,微微冒点汗,绝对是享受。
吃完饭,几个女人就在酒店里面参观,毕竟还没正式营业,也没客人。张凡和老高薛飞坐在一起开始聊天。
“这次升格,我听我卫生厅的同学说,有好几个省会的主任副院长都有意来茶素,你别大意了。”对于张凡,老高说实话是欣赏,当年张凡在夸克的时候,就想拉着张凡走。张凡进市医院的时候,都是老高给弄的萝卜坑,可还没等老高照顾张凡呢,张凡自己已经起飞了。
“师父,他你就别操心了,给省会的医生三个胆子,也不敢琢磨院长的位置,倒是你要多注意点了。”薛飞吃着花生米说话。
老高瞅了他一眼,“我倒真想去科室当个主任!”老高这说的绝对是大实话。
薛飞翻了翻白眼皮,心里嘀咕,“上去了还想下来!”
华国就这样,你真要上去了,自己想下来都费事。
……
鸟市,赵京津在书房里看着墙面上的书柜发呆。“去还是不去?不去还是去?”
茶素要升格,茶素当地的医生还没怎么感受到,而鸟市各大医院的副院长,科室主任们开始纠结了。
真的是一石激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