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105章 拜拉席恩的相親相愛一家人羣鑒賞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七层地狱,裁决厅,一间昏暗的地宫。
“我,额啊——”二鹿从昏沉中醒来,只说了一个字,就抱住脑袋嘶声哀嚎。
曾经丢失的人格与人性回归本体,他再次恢复往日的节操与情感。
“诸神啊,我,我都做了什么,希琳,我的希琳,呜呜呜……”
过去的记忆涌入脑海,二鹿跪在地上,捂着脸痛哭流泪。
唔,亡魂没有泪。
倒是因为太激动,他的灵魂激烈波动,似乎要消散。
“畜生啊畜生,我是你亲兄弟啊,你竟然用最歹毒的巫术谋杀我!”边上一个俊美男子神色扭曲,指着二鹿破口大骂。
“蓝礼……”二鹿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中有羞愧也有愤怒,磨牙道:“如果你能像当年我对劳勃一样,向我效忠,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当你不忠于家族,不忠于兄长时,你就该下地狱!”
蓝礼气得面色发青,“你有没有自知之明?七国诸侯都不待见你,你凭什么当王?
事实证明他们没选你是对的,你看看你后来都做了什么?!”
“这是在哪?”二鹿环顾四周,地宫似的宽阔幽暗石室,只一面墙壁上插了一支火炬……
“光之王在上!“二鹿惊得连连后退。
那是支人形火炬,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好似浮雕一般镶嵌的灰黑石墙中,抬起下巴,昂着头,嘴巴张开,舌头伸直,蚕豆粒大小的昏沉火光就来自舌尖。
就好似人成了油灯,舌头成了灯芯。
第一眼,二鹿还以为这就是人形石雕样式的灯台,可当他好奇靠近,疑惑雕像为何如此栩栩如生,连脸上的痛苦表情都分毫毕现时,老人忽然睁开眼,与他一个对视。
“还光之王呢,活该下地狱!”舌头灯芯激烈晃动,苍老熟悉的声音很艰难,却异常清晰地从嘴里蹦出来。
“地狱,什么地狱?我之前明明在伟大光之王的火焰天堂。”黑暗中,一名粗嘎嗓音的女子激动道。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成了龍媽-第1105章 拜拉席恩的相親相愛一家人羣鑒賞
宽阔阴暗的地宫,只一面墙点燃豆粒大的灯火,二鹿与蓝礼比较靠近油灯,而在更远的地方,影影绰绰躺着不少人。
此时,他们陆陆续续醒过来,站起身,茫然向灯火方向靠近。
“米娅?”看到大叫着走过来的女人,二鹿大惊失色,“你也死了?”
“啊,史坦尼斯叔叔?你怎么在这,我们现在在哪?”米娅刚醒来就听到“地狱”,这会儿揉揉眼睛,才看清二鹿的模样。
“不仅米娅死了,我们也都死了。”一个男子也从黑暗中走来。
“你——”蓝礼见之,目瞪口呆,“你是谁,为何与我长这么像?”
“你是…蓝礼叔叔吧?我是劳勃国王的私生子。”男子叹道。
“詹德利?”米娅失声叫道:“这是什么情况,你为何会死?”
“我也死了。”一道稍微稚嫩的女声叹息道。
接着,丹米尼亚走了过来。
“你又是谁?”二鹿疑惑道。
高大少女涩声道:“您应该见过我,我母亲钟儿当年曾带我去红堡找您……”
“啊,是你!”二鹿恍然。
接着,他眼神变得凌厉,冷冷道:“你为何穿我当年为米娅打造的王铠?”
丹米尼亚低头看了眼,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战死时的铠甲。
“我是米娅姑姑的继承人。”
“我选的是詹德利。”米娅立即道。
蓝礼揪着头发,暴躁大叫:“这都是怎么回事?”
“米娅?”米娅的丈夫安达·罗伊斯亲王醒来。
接着,是艾力斯特伯爵等被献祭给红神的人,和战死的烈焰红心骑士等,密密麻麻,成百上千。
“我们这是在哪儿?”他们茫然无措。
“当然是七层地狱啦!”充当灯盏的石雕老人怪笑道。
“与我之前所在的拉赫洛炼狱相比,此地就像天堂。”詹德利皱眉道。
“啊,你为何没去火与光的天堂?对了,你为何会死?”米娅大惊。
詹德利神色复杂看了米娅大姐一眼,叹道:“你不该选我做继承人的。”
丹米尼亚闻言,连忙解释道:“我没想杀你,是本内罗牧师。他谋害你后,才对我解释,说你对红神、对我都心怀怨恨。”
“等一等,”蓝礼抬手大喊,“我死的早,很多事都不清楚。先说一说你们都是谁,我听得一头雾水。”
丹米尼亚道:“劳勃国王有很多私生子女,他死后瑟曦对他们进行残酷的血洗,只我母亲钟儿、詹德利、米娅三人活下来。
后来史坦尼斯陛下夺取君临,他做了几年国王,米娅姑姑是继承人,之后轮到我和詹德利,就……我可没给拜拉席恩家族丢脸,我参加了光荣的最后一战,斩杀五个尸鬼,最后才和一只异鬼冰原熊同归于尽。”
“唔,你还不错。”蓝礼点点头,又皱眉道:“我侄儿艾德瑞克呢?他一直在风息堡,瑟曦怎么够得着?”
丹米尼亚瞥二鹿一眼,迟疑着道:“似乎史坦尼斯二爷把他……”
“七神在上,你连艾德瑞克都杀了?”蓝礼难以置信地叫了起来。
“嘿嘿嘿,一个私生子侄儿算什么,你哥哥可厉害啦,龙女王的假侄子,他敢烧;自己的亲女儿,一样下得去手。”灯盏老人讥笑道。
“你疯了!”蓝礼嘴唇哆嗦,面色铁青。
“我……”二鹿欲言又止。
“陛下只抽走艾德瑞克的国王之血,那小子后来想当王,与大-麻雀搅合在一起,权斗失败,被瑟曦弄死的。
陛下献祭希琳公主也是身不由己,他之前死过一次,被拉赫洛复活后,便失去活人的情感。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辣醬熱乾麪-第1105章 拜拉席恩的相親相愛一家人羣熱推
那时的他,已不再是他。”有个忠诚的烈焰骑士出列,帮国王辩解道。
“朱斯丁,你怎么也来这儿了?”二鹿又感动,又疑惑。
“我是丹米尼亚女王的红骑士,当然要参加最后一战!”朱斯丁叹道。
“朱斯丁爵士为保护我牺牲的。”丹米尼亚道。
米娅皱眉道:“连女王都战死沙场,最后一战很惨烈呀!”
丹米尼亚看了詹德利一样,点头道:“理查德爵士为保护我,首先被寒冰邪神切成四片,宋格爵士同样为保护我,被巨人嚼得稀烂……
本内罗不该杀你,但以你的身体,真没法参加那样的战斗。虽然我死了,可我和拜拉席恩的荣耀永不凋零。”
“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用,不都到地狱来了?”詹德利冷冷道。
“拜拉席恩绝后了!”二鹿捂脸,悲痛流泪道。
“哈哈哈,拜拉席恩一家团员喽!”充当灯盏的石雕老人笑了起来,“看到你们更惨,比我还惨,我就开心啦!”
“咦,你……”蓝礼仔细端详它一番,惊叫道:“你,你是瓦德·弗雷?!”
“什么,他是瓦德弗雷?”
呼啦啦,一圈人都围了过来。
“嘴巴张的太大,脸庞太扭曲,差点没认出来。”
“我们真的下地狱啦!呜呜呜,我之前还在伟大光之王的天堂呢!”
“七神保佑,圣母慈悲,我解脱啦!呜呜呜,我终于离开邪神拉赫洛的地狱啦!
好恶毒,竟将将我锻造成锁链,日日煅烧,夜夜折磨……”
有的人大笑流泪,也有人哀嚎流泪,乱成一团。
“希琳呢,我的希琳呢?”二鹿忽然惊醒。
这里不仅有拉赫洛的信徒,还有死于红袍僧邪恶巫术的人,比如蓝礼。
更有很多被献祭烧死的人,比如他的岳家大伯,亮水城老伯爵艾力斯特。
而希琳也是被献祭而亡,理论上也该在这儿。
“都不要吵!”忽然,一道清冷的女声在室内响起。
声音不大,众多亡灵却似落入恐惧炼狱,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老瓦德的反应尤为激烈,眼珠子几乎暴突,嘴里的火苗蹿起三尺有余。
“嗬嗬嗬,血魔……艾莉亚!”他几乎用喉咙发声,死死盯着半空突兀出现的黑白袍服女郎。
“你,你是艾莉亚·史塔克?!”二鹿大惊。
“艾莉亚……”詹德利看着宛若女神的儿时伙伴,心中怅然又惨然,很快自惭形秽地低下头。
“你们的审判结果已经下来了。”二丫神情冷漠,连个多余的眼神也没给他们。
“什么审判,谁在审判?”蓝礼疑惑道。
“天父的审判,对你们所有人的审判,审判结果将决定你们的未来。”艾莉亚淡淡道。
“你叫艾莉亚·史塔克,艾德的那个……”蓝礼眉头紧锁,“我们当年是不是见过,你还是个整天脏兮兮的小男孩?”
“我没时间与你们废话。”二丫手指轻点,人群中飘出七八个年纪不一的爵爷,个个全身环绕金色神圣光圈,丝丝缕缕的黑气从七窍喷出,又立即被体表的金光燃烧殆尽。
“额啊啊——”他们发出舒服的呻-吟声,惨白的面孔渐渐红润,黯淡麻木似石头的眼睛恢复神光。
他们重新恢复活力。
“几位爵士,你们生前的行为获得七神认可,天父宣判你们将上天堂,可还有什么话说?”
“上天堂?”几人茫然片刻,先是指着害死自己的二鹿一顿臭骂,接着又哈哈大笑,高呼:“天父圣明,圣母慈悲!”
二丫一挥手,几道金光冲天而起,消失在地下宫室内。
“蓝礼·拜拉席恩,你将在第一层地狱服刑一百年,之后轮回转生,可有什么话说?”
“下地狱?凭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