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txt-第542章 另一個王也死了推薦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经历过一场短促的激战,前方的海域再无任何危险。
阿芙洛拉号顺利通过厄勒海峡,至于那一地鸡毛以及战斗带来的影响,留里克只能等着事态发酵,放能获悉情报。他不需要亲自去打听。自己安插在丹麦贸易中心海泽比的眼线,会在十月份把大量的情报带回罗斯堡。
时间即将到儒略历的十月,这一时间节点下,罗斯人从东方索贡回来的船队也将抵达远在波的尼亚湾深处的母港。
所有在海外扩展的实力都要季节性地反对老家,留里克有了一点念想,想着可以和己方的船队会和。
进入波罗的海,现在的风向有些多变。
阿芙洛拉号娴熟地吃尽风力,贴着半岛的海岸线一路向北。
固然是航行途中遇到了一些渔船,它们是敌是友已经无关紧要。
北上的航行不会中途暂停,趁着暂时没有降雨的趋势,大船可是要尽快赶路,直到抵达关键的中继站——墓碑岛。
自闯过厄勒海峡后,留里克持续航行长达八天!
一船的人经过了如同黄瓜般细长的厄兰岛,经过已经被梅拉伦移民占有的哥特兰岛的维斯比城,大船一路不停,顺利抵达墓碑岛。
在进入墓碑岛所在的奥兰群岛之前,阿芙洛拉号已经被附近作业的罗斯渔民发现。
罗斯人知道,这片海域从今年起可有三条大船游弋。
来自南方海域的大船,那华丽的巨大三角帆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而桅杆上飘扬的旗帜,完全证明了远航的留里克大人返航了!
意欲靠近的渔船皆挂上罗斯的“船桨旗”,顺利接近阿芙洛拉号,接着为之引路。
“真是太好了!兄弟们!我们终于回来了。登上墓碑岛,我们就是回家。我们全体下船休息,所有人休息两三天我们再走。”
站在船艏的留里克下达了放假的命令,憋在这艘船上,如紧闭在囚笼中的人们为之欢呼。
前方出现一片岛屿,诺伦谨慎地陪在自己男人身边,任凭海风吹拂自己的脸。
男人们都在欢呼,她却因紧张而莫名担忧。
“留里克,前面就是罗斯堡?”
“不。是我的一个港口。墓碑岛,埋葬了一些勇敢的战士,他们的英灵庇佑着往来的罗斯人。亲爱的,看看的东方,再看看你的西方!”
诺伦顺着留里克的手指看去,在她的眼里,东方是广袤大海,西方亦是如此。
且慢,那不仅仅是海。而是,巨大的海湾?!
诺伦又不是只会吹笛子编纂曲子的单纯音乐人,她作为巴尔默克首领宠爱的唯一女儿,对于治理一个部族,透过父亲耳听目染也获悉一些知识。她能联想出这片海域的状况,虽说是自己这辈子首次抵达,也意识到留里克所谓的墓碑岛正处在海域中十字路口中心的位置。
罗斯人占有这里,他们在广袤的海域已经占有很大优势。
那么,瑞典人又是怎么回事?
她是一位访客,正在探索未知的领域。但她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已经成了罗斯的女人,自己不是访客,此番就是回家。
阿芙洛拉号顺利停泊在墓碑岛的天然海湾中。她平稳停靠站台,船上抛下缆绳,岸上的民众将之固定。
船舷上挂着“AVRORA”的字样,就算人们对罗马字母不懂,只要看到这独特形状的纹路,也知道其真实身份。
绳梯放下,大量人员开始下船。
驻守墓碑岛的战士、妇女以及少量幼弱的孩童,惊讶地看到超乎想象数量的男人正陆续下船。
留里克大人居然搂着一个小女,他们有着相同的漂亮金发,正随风摇曳。
人们议论纷纷嗡嗡声一片,皆在讨论这次大人的巴尔默克之行好几个月,显然收获不浅。
因为,明眼人看到了阿芙洛拉号现在表现出的惊人吃水量,大船肚子里必是塞了大量货物。以留里克大人对族人的爱戴,显然这些物资终将惠及所有人。
时隔四个月,留里克终于站在罗斯人的土地上。
他深吸一口家乡的空气,正是秋高气爽,萧瑟感荡然无存,他满脑子都是对外来的期望。
伴随航行的佣兵战士们皆在队长耶夫洛的带领下,进入余留的那些拥有木板的温暖木舍中休息。每个人都能得到温热的花茶水和煮熟的麦子,甚至还会有死了丈夫的寡妇亲自投怀送抱……
他们发生什么事情留里克懒得多管,如今耶夫洛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只想好好休息的留里克直接领着诺伦,进入到他安置在岛上的宅邸。
在墓碑岛做生意的来自梅拉伦湖的流动商贩,他们划着船而来,这些人皆在使劲揉捏自己的眼睛。
只因他们看到了一艘来自南方的大船,下船的人竟是罗斯的留里克?
噫!那么留在梅拉伦湖里的那艘大船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罗斯人还有两艘大船了?
还是在两年前,墓碑岛不过是被定义为“未来可期”的航海中继站,如今它正变成一座集要塞、贸易据点为一身的海港城市。
或者说奥兰群岛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片岛群必然出现一个贸易据点。
在另一个位面,这个贸易据点名为玛丽港。本位面,留里克治下的罗斯便叫做墓碑岛港。
墓碑岛上的人口因831年战争之事一下子变得复杂。
最尊贵的少年大公莅临墓碑岛,岛上所有德高望重之人齐聚在温暖的议事庭里。
去年夏季,这座木质长屋兄弟们商讨了针对哥特兰人的决战方案。
留里克仍旧坐在公爵大人才能享有的尊贵之座,接受着崇拜者们殷勤目光,倾听他们介绍几个月以来岛上发生的事。
原来,一百多名来自诺夫哥罗德的拓荒者,分成四十个家庭,他们背离了自己的庄园,跟随者夏季返航的索贡船队抵达墓碑岛。
他们建成了自己的木屋,挖掘出可以直接得到淡水的井,开辟一些田地种植少量能快速成熟的洋葱头,甚至建成了一些木头围栏以备未来饲养更多牲畜。不得不说这些来自有较高一些农业水平社会的斯拉夫移民,他们的建设在一些方面改善了本地罗斯人的居住状况。
所以参与到这场“汇报会议”里的也有斯拉夫人的面孔。
与会的斯拉夫人直接称呼这个岛屿为“斯坦尼斯拉夫斯克”,称呼这就是自己的家。
留里克,他时而操持着诺斯语,时而又是古斯拉夫语。他与所有到访者对答如流,对方皆很满意。
身为公爵的女人,诺伦自然有义务跟在留里克身边倾听这场会议。
“留里克,你在罗斯的地位,远胜我父亲在巴尔默克……”
诺伦保持安静聆听着,她一言不发,殊不知她在场这件事就引得大家的好奇。
在这里,留里克高度赞扬了斯拉夫移民加入罗斯、为罗斯的繁荣而开拓的壮举,也向之保证,在按照规定缴纳农税后,就是被钦定的新罗斯人,男人女人都有义务为罗斯而战,也有权分享战争红利。
在乐呵呵的气氛下,有人问道:“留里克大人,您身边的女人,看来正是您从巴尔默克带回来的新妻妾。”
“哦。当然,这位是诺伦,是我的妻子。”
高贵的人会有很多妻妾,就像是神王奥丁有着十多名妻子。罗斯人相信这样的传说,也明白留里克大人就是在仿照神王奥丁办事。
这个名叫诺伦的巴尔默克少女会成为他的正式妻子之一,至于那十名贴身女仆,自然扮演着神王麾下女武神的角色。
又有人笑盈盈提醒:“大人,我们的公爵大人奥托,他的船队也快回来了,或许正在返航的路上。我们的斯佩罗斯号今年担任东方索贡的旗舰呢。”
留里克被提了醒:“什么?我父亲,他不该早就回来了?”
“还没有。今年天气偏冷,整个世界的麦子成熟得晚,公爵大人要晚些时间回来。再说了,人人都知道,他为您选定的正妻,今年要随船回来。”
“啊?那个斯维特兰娜?”
“是的。”
“好吧!好吧……”留里克默默吐槽,这实为自己的命运,自己无法逃避妻妾成群的命运,这个冬季自家必会充满女人的叽叽喳喳,必是非常欢乐。
终究是舟车劳顿,留里克不禁伸了个拦腰,随口嚷嚷:“你们给我烧些热水,我要泡在热水里舒爽一番。”说罢,留里克便是捣捣诺伦,女孩顿时因有些羞涩而勾下头。
留里克无意腻歪,又问:“我们的大商人古尔德有消息了吗?他在梅拉伦例行买粮食,情况如何?任务是否已经完成?”
此事顿时有多人回答。
有人嚷嚷得声量最大,“大人,梅拉伦出了一桩大事。”
“何事?”留里克伸出双臂示意他人安静,“总不会是麦子歉收,古尔德办事不利?也罢,好在我运回来一船的麦子,情况不至于太糟糕。”
“不!大人。古尔德办事很好,他前些天托人带回来消息,就算今年梅拉伦湖区的麦子收获期一如两年前那般糟糕,情况还不至于太糟糕。各部族打算出售的麦子仍然多达一百万磅,我们度过寒冷的冬季毫无问题。我们的船队还停在梅拉伦等待卖方把麦子以及其他物资全部运抵,他计划十月的第五天出发。”
“还不错,超过了我的预期。”留里克欣慰地点点头,能在灾难再搞到这么多麦子,这就是钞能力的体现!至于苦了梅拉伦湖畔的民众,这与罗斯人何干?
一百万磅麦子,足够罗斯人靠着单纯吃麦子度过整个冬季。而罗斯人如今获取麦子的渠道,不仅有诺夫哥罗德方面的供应,亦有今年从诺森布里亚的疯狂掠夺。
或许留守墓碑岛的族人很遗憾今年搞到的麦子少?
留里克昂首表态:“我也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吧!我离开这么久,实际是带领巴尔默克人远征了东方的岛屿,我在不列颠岛掠夺了可能有五十万磅麦子。阿芙洛拉号装满了麦子,就停在港口。你们准备一些钱明日购买吧,还是老规矩,一枚银币兑换十磅。”
听得,在场的人们皆是跳脚欢呼。
突如其来的兴奋弄得留里克实在迷糊:“你们都安静!至于这样高兴?”
刚刚汇报消息之人,嘻嘻哈哈地说道:“大人,我们不能在梅拉伦集市买到麦子。却有少量商贩在兜售麦子,那价格可是一个银币只能买七磅。”
留里克愣神一下:“哦?市场价变成了这样?”
“是的,您给予我们恩惠。”
这的确是恩惠,留里克本不觉得自己做的什么不得了的事,粮仓存在的目的就是储备与调节,国王在丰年大肆屯粮,再在丰年开仓,以优惠价格放粮。王国的稳定在于人心,人心的稳定在于食物的稳定。
无论丰年灾年,几年以来罗斯人从罕有吃麦,变成每年都能大量吃麦,皆在于留里克的一系列政策。人们已经养成习惯,接受了一枚银币兑十磅麦子的官方价格。也许身处罗斯堡的民众不觉得有什么,但处在最前沿的墓碑岛居民,方知麦子价格的波动。
丰年,墓碑岛定居者可以自发去梅拉伦集市买些相对便宜麦子,如今灾年他们做好吃鱼苟命的打算,想不到留里克大人亲自来广施恩惠了。
不过,留里克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梅拉伦湖畔的麦子价格可以达到这种高价。如此一来这是细思极恐,莫非古尔德在今年买粮食的问题上吃大亏么?应该不至于吧!那个瑞典的新王卡尔,这个家伙还不会蠢到伤了罗斯人的心吧。卡尔的部族作为梅拉伦第一产粮大户,怎么也得给一个非常优惠的价格。
想到这儿,留里克直接问及大王卡尔提供的粮食数量,以及所需的欠款。
提及此人留里克完全想不到,这群家伙脸色突变。
刚刚那位分明是话说一半就被打断了话,现在此人继续大声疾呼:“留里克大人!卡尔!已经死了!”
“死了?什么?我没听错?”留里克像是触电,瞬间坐正身子。
“千真万确。”
“等等!让我缓缓情绪。”留里克下意识扶着脑袋,他冥思一会儿又抬起头:“那个家伙年富力强,对于女人有着极端的爱好,很多女人被他折腾得哇哇大叫。那个家伙,怕不是与十个二十个妻妾大战之际,像是四月的公羊那般勇猛,最后把自己活活累死?”
大家有猛地笑出声,多人直言留里克大人真是幽默。
也有人直指原因:“大人,卡尔被刺杀了。”
“刺杀?何人所为?”
“是那些富贵的家族,他们招募战士组建私兵,闯入卡尔的宅邸将他杀死。”
“啊!这……比约恩!”留里克猛然想起那个名字,“比约恩,你还是动手了。兄弟们,现在梅拉伦的局势难道一片混乱?”
“混乱似乎结束了。名叫比约恩的男人自称梅拉伦部族的新首领,那些富贵家族全部支持他。只是……”
“只是什么?”
“其他的部族,似乎都不支持比约恩做咱们的大王。”
“也就是说,现在瑞典没有王了。”留里克点点头,摸一摸自己满是茸毛的下巴,随口嘀咕:“也许我来做这个王?”
有人听到嘀咕,立即撺掇:“只有咱们罗斯人可以做瑞典的王,如果您做大王,想必所有人都会支持。”
接着,多人又是类似的言论。
难道担任瑞典大王就是大好事?说实话,留里克不想趟这浑水。既然局势很乱、人心复杂,自己公然跳出来怕不是众矢之的,自己在战场真可谓所向睥睨,但若是被阴谋者盯上,天天防备刺客什么的,自己可是受不了。
留里克无意再听手下人汇报什么,这些家伙获悉的消息,恐怕大部分还是道听途说。多个部族的商人划船跑到墓碑岛销售东西,顺便嚷嚷自己所知道的,这里面多少是夸大多少是真实?
留里克想到了一个极佳的办法,即乘着阿芙洛拉号再插到梅拉伦湖一趟。
那个比约恩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当首领了?留里克愿意相信这家伙比卡尔更容易交涉。
不过越是在这种混乱状况下,罗斯人不能自己称王,已不能置身于世外。
既然整个运粮的船队还待在梅拉伦湖等候出发的时机,据悉,新下水的古尔多特号就停泊在古尔德岛。
阿芙洛拉号进入大湖,两艘大船同时出现!
这就是向整个湖区的瑞典人秀肌肉呀,什么内在的综合实力不够直观,两艘“大型战争兵器”同时出现,那魅影胜似千言万语。
留里克有意让比约恩知道,如今的罗斯人比去年还要强大。
出发之日就在后天。明日,还是好好休息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