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18 會議展示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就在萧寒在大运河上日夜兼程,往长安赶来的时候。
长安承庆殿内,也在进行着一场足以影响整个大唐命运的重大会议。
这次会议的参与者都有:大唐皇帝李世民,齐国公长孙无忌,邢国公房玄龄,蔡国公杜如晦,兵部尚书李靖,左卫大将军柴绍,吴国公尉迟恭,右位大将军程咬金,以及许许多多穿紫着红的文臣武将。
就是这样一群当今,乃至以后!都能算作最牛叉的人,如今都挤进了这个算不得大的宫殿中。
“看看吧,这都是最近朕收到的折子,其中大部分都在劝朕谨慎用兵!尤其是对突厥,都教朕万不可主动招惹,以免步了前隋的后尘。”
身着龙袍的李世民高坐主位上,面无表情的将手上的一本折子,重重甩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而在桌子上,原本摞的几堆高高的奏折被他这么一甩,前后微微摇晃了几下,随即哗啦啦的全都坍塌下来。
一时间,数不清的各色折子铺满了桌面,又顺着桌子掉落在桌前的空地上!
在桌子对面坐着的诸位大臣,看着这一片的奏折,垂下的眼皮都不由得跟着跳了几下。
尤其是在看到几本奏章上那熟悉的名字后,更让他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船一下。
他们这些人,自然没有上过类似的奏章。
但是他们的属下,亲友,却难保不会上书,再看看李世民如今铁青着脸,谁也不敢第一个说话,免得被当成了娃样子,提溜出来收拾一顿。
所以,这时整个宫殿都安静下来,就连平日里跟李世民最为亲密的长孙无忌,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靠在椅背上一言不发。
“哼哼,现在都不说话了是吧!”
李世民看着一言不发的众人,眼睛里的寒芒似乎都要刺出来一般!
登基为帝三年!
在这三年里,李世民身上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越发显重!
前两年,那些王公大臣还会常进贡与他饮酒舞乐,偶尔喝多了还在宫里开一个无遮大会,导致每次宫里都会莫名少几个美丽宫女。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再没人敢在他面前随性胡闹,他这个皇帝,也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陛下息怒!臣以为,这些人上书请愿,并不存什么坏心!”
就在整座大殿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清的时候,一个淡然的声音突然从一侧响起。
“哦?”
李世民眉头一拧,寻声望去。
却发现说话的并不是那些王公大臣,而是在宫殿一角坐着,负责记录自己言行的宫里书记官,魏征!
“那你觉得,这些人说的是对的么?!”
发觉说话的是魏征,李世民并没立刻因为他的胡乱插嘴而发怒,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当然,这些只是表面上的东西。
但凡真正熟悉李世民的,此时都知道他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就等一个缺口好尽情宣泄他的愤怒!
这三年,大唐对突厥人的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已经快把心高气傲的李世民折磨疯了!
现在等了足足三年,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复仇,谁敢在这个时候说不,那谁就是李世民的生死大敌!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喂?这个人是谁啊?”
看着角落里那个瘦削的人,程咬金抠了抠鼻屎,悄悄的向身边柴绍问道。
与在座的其他人不同,程咬金或许是这里面最轻松的一人!
因为在他想来,想打突厥?那就打呗!他还巴不得打仗!要是天下太平,还要他这将军干嘛用?摆设?
柴绍被程咬金扯的回头看了一眼,待看见他把一大块鼻屎弹飞到不知哪里,立刻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嫌弃道:“放手!你问的那人是魏征!以前太子的人,听说有几分本事,后来太子死了,陛下也没杀他,还给了他一个小官当当。“
”哦?他就是魏征?”
程咬金没在意柴绍恶劣的态度,只是惊奇的瞅了一眼那穿着绿袍的魏征,随即嘿嘿一笑道:“这家伙还有本事?我跟你打赌,信不信这下子他触怒了陛下,回头就给他发配到岭南?”
“信!这有什么不信的?”
柴绍听到这话,也有些幸灾乐祸起来:“现在陛下正在气头上,只要他说错一句话,别说岭南,就是崖州也有可能!”
“崖州,啧啧,那距离咱这,足足有六千里路,天涯海角也不过如此。”
两个人在下面挤眉弄眼,嘀嘀咕咕,那边,魏征却已经从书岸后面站了起来。
理了理衣服,魏征朝着李世民一拱手,郑重顺道:“陛下误会微臣了,微臣的意思是说:他们其心不坏,其意却谬之千里!”
“哦?”本来已经准备好发飙的李世民一听这话,当即面露诧异:“卿家且说说,他们如何荒谬了?
魏征板着脸,严肃的看了看那散落一地的奏章,慢慢说道:“回陛下!史记里曾载: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陛下想趁现在突厥内忧外患之际,一举铲除这个北地祸害!还我大唐子民安宁,给儿孙后代留一片净土!此用意和出发点绝无半点差错!
但是如此宏图大志,只适用陛下您这等志向高远之人,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理解陛下的苦笑!
尤其是现在朝中的大臣,他们大多都是从前朝就开始为官!因为经历过动荡,所以更怕陛下穷兵赎武,让这天下再乱一次!
殊不知,我大唐以武立国,如果抛弃武勇,如何在以后安定天下?平定四方!”
“好!爱卿所言甚是!”
听到这,李世民再也忍不住抚掌大笑起来,等笑过之后,才慢慢沉下脸来,更加厌恶的看了眼面前的奏章。
“都是一群想要安分的老东西,连一个小小的书记官都不如!你们以为安分守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天下太平?岂不知这世上你不去打别人,别人就会来打你!到最后,哭的还是自己!”
(注:魏征在李建成死后投入李世民帐下,并不是一开始就得到重用,前三年其实一直都是试用期。到贞观三年,才被任命秘书监一职,正式参与朝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