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愛下-第四百六十四章 那些交織於斯的命運(兩更!)閲讀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你吞噬了一部分空间,正在进行消化……”
精华都市异能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四百六十四章 那些交織於斯的命運(兩更!)相伴
“你成功消化了该部分空间,你获得了一定(17.3%)的体型增长。”
“你当前酓的体型数据为:身高675米……”
“请注意:你吞噬的空间存在极度混乱、扭曲的限定属性,你从该吞噬事件中获得了大量混乱倾斜。”
易春没有睁眼,神性的意识已经读取了综网传递过来的提示信息。
混乱倾斜是应有之意,扭曲虚空不是那么好吞噬的。
现在,易春身上的灵光散发着难以描述的浓烈混乱。
对于正常的理性生命而言,这将导致难以想象的扭曲。
首先是心智层面的混乱,然后便是肉体方面的转化。
最后,整个存在都会朝着混沌虚空所对应的无尽混乱而腐化。
哪怕在超凡职业中,也只有邪术师之类的黑暗职业,会相对涉猎一些。
绝大多数的超凡者,是不会愿意接触这种最为原初的狂暴混乱的。
而易春在知晓这一些之后,还选择了吞噬扭曲虚空,是因为他对此早已有了计划。
原初的混乱,亦是万物萌发的原点……
只是,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易春收束回扩散的意识,他将思绪放在当前的进展上。
正常来说,以他现在一次所吞噬的空间大小。
他需要至少进行持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彻底消化。
但通过梦境主宰者的权柄,易春将自己身上的时间流速加快了。
这种独立于自身的时间加速,对需要与多元宇宙交互信息才能得以成长的大椿,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而酓的这种消化性质的,则能够直接生效。
超棒的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討論-第四百六十四章 那些交織於斯的命運(兩更!)閲讀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被噬元兽吞噬的那些神祇,已然在易春之前进行万物变化训练的漫长时光中消化完毕了。
易春自然拒绝了那些神祇所囊括的权柄。
它们重新回归了其原本所属的位面。
而在这一过程中,易春获得了总计为3点的神性。
易春将其投入到自己已然掌握的知识要素之中。
这意味着,他能够从大椿的传承等知识层面的途径获得更多的收获。
至于熊的权柄……
易春暂时没有考虑过投入更多的神性。
毕竟,它本身是有其局限性的。
更何况,易春也未曾考虑过向信仰神方面进行转化。
虽然易春只是掌握知识的基本要素,用来承载神性说实话有些浪费就是了。
因为单纯的要素之力,是无法如同完整的权柄那般能够转化出神力的。
不过对此,易春并不在意。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易傷秋者-第四百六十四章 那些交織於斯的命運(兩更!)看書
“还不够……”
易春感受着自己当前的最大体型,神性的意识快速计算着。
就目前这个体型来说,也就能搓个星球丸子,再勉强收缩回去。
好在,燃烧军团的大本营所在的扭曲虚空确实够大……
…………
…………
翡翠阵营的综网玩家们,知道最近自家的幻化之主开始搞事了。
他们纷纷看着阵营面板中刷新的,关于与燃烧军团阵营关系继续恶化的提示陷入了沉思。
都已经死敌了,还能继续恶化的?
只是,他们并不知晓自家这位幻化之主干了什么。
因为正面综网玩家与燃烧军团交战的区域,尚未发现什么新的动静。
扭曲虚空,并不是一群幻化党会踏足的地方。
毕竟,在绝大多数的幻化党看来。
那个鬼地方产出的幻化,都有些违逆智慧生命的美学。
对此表示欣赏的,基本上可以肯定是不久前遭遇了某些不可名状的存在。
“为什么一个名号为:幻化之主的家伙,能追着燃烧军团锤啊……”
有刚加入的萌新,不解地问道。
“新人?”
有路过的老玩家看了他一眼,然后不怎么肯定地问道。
“哈。”
萌新点了点头。
“那你得记下来:在我们这些人里面有句话说得好。”
“穿得越少,护甲越高;穿得越粉,打得越狠。”
老玩家语重心长地传授着自己的经验。
萌新点了点头,老玩家满意地离开了。
而譬如这般的谈话,在诸多场合发生着。
到目前为止,翡翠长者的阵营已然成了一个拥有上万综网玩家的大型势力。
虽然,这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战斗力相对较低的“休闲玩家”。
可正是这部分的玩家,在玩家的交流群体中占据更大的比重。
正儿八经的、追逐强大的综网玩家都在副本或者战场里呢。
偶然休憩的时候,才会去多元宇宙交易中心之类的地方活动活动。
就像凡物的许多游戏论坛中,云玩家的数量甚至不比正常的游戏玩家数量要少。
于是,综网玩家们开始真正了解起了这个被调侃为幻化之主的存在……
与此同时,多元宇宙的某个角落
“阿比,我想我为你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去处。”
血渍横流的战场之中,男人摆了摆手中仍然流淌着褐色粘液的战锤。
周围的空气里,散步着浓郁的硫磺味和生命机体破裂之后混合液体的腥臭怪味。
死亡、哀嚎,勾勒出一幅宛如地狱般的画卷。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笔趣-第四百六十四章 那些交織於斯的命運(兩更!)熱推
男人旁边的孩子,则目愣地看着这一切。
没有恐惧、没有兴奋,只是呆呆地站在男人旁边,眼神空洞地望着远方。
男人将手将自己的战甲上擦了擦,算是战术性地洗了洗手。
然后,他摸了摸男孩的额头,半蹲下来凝视着男孩缓缓说道:
“孩子,我知道你经历了什么。”
“我并不会如同那些软弱的废物一般,告诉你要去感谢所谓的苦难。”
“但那是你,我,包括其他所有生命,都无法逃脱的东西。”
“你只有变得强大,才能去面对它——无论是心智,或是力量。”
男人凝视着男孩肩膀上扭曲的疤痕。
那是恶魔的邪能,留下来的毁灭性伤痕。
“记住它,然后……毁灭它。”
男人如是说道。
“我有我自己需要奔赴的战场。”
“走吧,你是幸运的。”
“不是每一个人的仇恨,都能找到如约的盟友。”
男人牵着仍然沉默的男孩,从血与火之中慢慢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