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笔趣-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爆了他的推薦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1940年6月17日,法国总统贝当宣布向德国投降。
曾经号称欧洲最强陆军的法国,在战争中的表现只可以用拙劣二字来形容。
6月18日,自由法国领导人戴高乐在伦敦发表广播讲话,号召法国人民继续抵抗。
同月,中国上海。
第一次金融保卫战宣告结束。
汪伪政权企图让中储券打入公共租界的阴谋,遭到了彻底的粉碎。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爆了他的相伴
中储券被上海银行钱业工会,被上海的各中小商户断然拒绝。
76号随即采取暴力恐怖袭击。
在此局势下,军统局苏浙沪督导处处长、上海区区长孟绍原,果断采取反击。
他开始大肆在日人商铺使用中储券,在遭到日人拒绝接受后,利用媒体的影响力大肆报道。
这造成了所谓的中储券,即便连汪伪政权的背后主子日本人也都不承认。
这是日本人和汪伪政权没有想到的局面。
他们考虑到了一切,唯独没有把租界里的日侨考虑进去。
是啊,中国人不会接受,日本人更加不会接受了。
与此同时,孟绍原还下达以牙还牙的命令。
军统各武装行动队,对日侨区进行大举袭击,造成了恐慌局面。
日本侨民提出了严重抗议。
内外交困之下,影佐祯昭不得不紧急叫停了以武力手段为中储券杀入租界的计划。
之前的金融保卫战,也发生过。
但像这次这样大动干戈的,还是首次。
这也被成为上海第一次金融保卫战。
尽管遭到了失败,但是孟绍原知道,第二次金融保卫战很快就会到来。
军统的职责,就是协助上海金融界,彻底挫败敌人的阴谋。
6月19日,委员长发表全国讲话,在讲话中,并没有提到刚刚结束的上海金融保卫战,这是为了避免刺激到日本人和汪伪政权。
而在这次全国讲话结束后,一份国民政府财政部发出的嘉奖令,送到了孟绍原的手中。
孟绍原甚至没有多看一眼。
这才刚刚开始,更加残酷的战斗还在后面。
6月,日本人发动夏季大扫荡。
这次大扫荡的规模,超过了此前历次。
残酷的1940年,从6月才刚刚开始。
从欧洲、美国采购并运送到上海的物资,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欧洲激战正酣,美国也在密切关注欧洲战场,并对英国进行全方面的资助,这让几乎所有的战时物资都处在了管控状态。
意大利也是如此,情况甚至更加严重。
6月18日,随着一整船的尼龙丝袜和药品运抵上海,孟绍原着手调整自己的走私部署。
世界局势在变,上海也要跟着变了。
“药品全部送到长沙,送给薛岳。”这是孟绍原下达的命令。
自己不能亲自参与战争,但至少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给前线提供最大程度的帮助。
在即将开始的第二次长沙保卫战中,多一份药品,就可以多挽救一个中国士兵的生命!
总部的每个人都用崇敬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长官。
他孟长官平时爱财如命,贪婪成性,可是在这样的问题上从来都不含糊。
谁都知道这么多的药品,在黑市上可以卖出什么样的价格,但他孟长官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全部送了。
可是,崇拜不过几秒,孟长官又恶狠狠地说道:
“尼龙丝袜,香水,美国面粉,给我涨,狠了命的涨。去告诉邱家的人,每样至少给我涨三倍,而且,现在开始卖一半,囤一半!再过个一年半载的,还能涨,涨十倍都有人疯抢!”
好了,大后方那些太太小姐们,只怕荷包里又要空了一大截了。
“命令我们在海外的同志,做到两点。”孟绍原继续吩咐道:“第一,不要把目光局限在欧美,非洲,东南亚,哪里都可以去,尤其是那些殖民地,欧洲国家的太太小姐们在那里生活的,可以从她们身上想办法,能采办到多少是多少。其次,把自己当成破烂王,什么都要。
一箱药品我要,一颗螺丝钉我也要。看到什么就给我采购什么,报废的汽车脚踏车,扔掉的收音机留声机,全都给我捡回来,捡不回来的,买!动作要快,那些欧美政府很快就会注意到这些他们过去眼里的垃圾的,到时候想当个破烂王都没办法当了。”
“战争,究竟还要持续多久啊。”
有人轻轻叹息了一声。
孟绍原看了他一眼:“我想,至少还有四五年吧。”
没人觉得奇怪。
一个没有。
对于这位孟长官神奇的预言能力,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
“此外,日军新的大扫荡已经开始。”孟绍原神色肃穆:“这次的扫荡不比过去,更加残酷。我们新任的指挥官在各地上任没有多久,立足未稳,有些部队甚至都还没有完全掌控好,在这样的阶段里,一定要让他们打起精神来。
对待日军的扫荡,不要硬拼,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三个重点,重点打击伪军势力,重点打击汉奸势力,重点打击后勤补给。特殊时期,可以不要战利品,带的走的带,带不走的,给我一把火烧了,我宁可自己没有,也要日本人少运一袋粮食到前线!
告诉咱们的那些指挥官,咱们在后面打得激烈点,前线就少一份压力。日本人在前线打死打活的,咱们虽然没办法直接和日本人拼刺刀,可只要在后方把动静闹大了,一样是对前线最直接的支援。给我爆了日本人的菊花!”
“什么?”赵云一怔:“长官,你说爆了什么?”
“菊花!”
“这,这是什么意思?”
不光是赵云,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这么简单。”
孟绍原站了起来,慢吞吞的走到赵云身后,眼神不怀好意的老盯着赵云身后的某一部位看着。
赵云浑身汗毛淋漓,长官这是在看什么呢?
其他的人面面相觑,心里都冒出同一个想法:
长官,真他妈的是个变态啊!
“你想,你这里都被我给爆了,走路还能顺畅吗?”孟绍原拍了拍赵云的肩膀。
赵云整个身子一下子就绷紧了。
我靠啊,这个人有问题啊!
变态,绝对的变态啊。
从来都没听过这么样形容的。
以后,绝对要离长官远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