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第1509章 冷靜言的師叔分享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王妃摇头,“应该不会,冷凤青还是留了一手,把灵石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因为晏之余之前要当天算世家的家主,可能就是想找天算世家逆天改命的能力,可惜他最后没办法找到,最终还是要下狠招对付冷凤青,逼迫冷凤青出手,由此可以推断灵石不在晏之余的身上。”
元卿凌不禁狐疑,“这灵石到底是什么构造的?为什么会有逆天改命的能力?”
王妃道:“根据黑影打探回来的消息,怀疑天算世家所谓的逆天改命,其实都只是救了患病将死之人,至于会遭受反噬,惨遭横祸而死,也是暴毙,所以我怀疑这灵石有可能携有强辐射,也可能是我们的世界里不曾探知的暗物质力量,可以改变人的基因,从而治愈疾病,但是用灵石的人,也会遭受辐射伤害,一个月到三个月暴毙,当然,这也只是推测而已,这推测也不能完全成立,因为如果说用了灵石的人就会被辐射伤害致命,可当时冷凤青怀有身孕,那么强的辐射,为什么没伤害到胎儿?”
元卿凌道:“这些我们想不透的事,就不用费脑子去想,如果真有灵石的话,而冷凤青又戴在身上,那找到她的遗体就能明白了,只是您的这个怀疑,确实不是很成立,因为如果灵石强辐射,她是不会带在身上的。”
王妃想了想,道:“你说得对,我们不必深究灵石的力量,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到她的遗体,然后,策划复仇大计,我说的穿回三十六年前,你还是可以想想的,在不改变历史的前提之下,又能报仇,我相信就这样杀了他们两人,谁都不会甘心,对两个幸福了三十六年的人,现在死了,有什么值得遗憾的?”
元卿凌自然是认同她的话,且越是认同,心头就越是备受煎熬,想起冷凤青经历的那些事,她一颗心就像是被架在烈火上烤着那么难受。
而四爷不会比她好受,只会比她更难受。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 起點-第1509章 冷靜言的師叔讀書
所以,在王妃走了之后,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王妃说的话,到底能不能从中寻到一种可能性呢?
但是,都比较难,因为一旦回到三十六年前,不可能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管的,但是不管动了什么,都必将产生蝴蝶效应。
阻止冷凤青嫁给晏之余,那么就不会有四爷。
阻止晏之余杀了天算世家,那么天算世家的人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替冷凤青和冷凤羽报仇,把晏之余杀掉。
回去杀了苏如双,那么晏之余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改变丰都城那么多百姓的命运。
也就是说,即便回到三十六年前,也不能改变任何的事情。
她没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承担历史改变的结果。
百般思索之后,她脑子里竟然渐渐地有了一种坚定的信任,信任冷凤青一定会留下些什么来为自己复仇。
優秀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 txt-第1509章 冷靜言的師叔熱推
所以,一定要找到冷凤青的遗体。
从她探知意识最后的那一抹,雪狼出现了,冷凤青那会儿死没死,真不能确定,如果她没死,那么她就有力量留下点什么。
她决定亲自上一趟雪狼峰,自从探知了冷凤青的意识之后,脑电波似乎与冷凤青意识的某一个点连接了起来,只是这感应还是比较薄弱的,且看到了雪狼峰之后,会不会强烈起来。
她跟宇文皓商量了一下,宇文皓也赞成,且愿意陪同她上去。
元卿凌道:“其实你不用陪我去,来回雪狼峰,起码两天,你不能丢下政事两天不管。”
宇文皓道:“不要紧,跟静言说一声就是,他会主持大局,为了四爷,莫说两天,便要我御驾亲征到丰都城,我都会去。”
这话自然是略有些夸张了,私怨怎么都不会兴兵,只是这份心意实属难得。
人氣都市小说 權寵天下 txt-第1509章 冷靜言的師叔展示
听他提起冷静言,元卿凌忽然想到一点,冷静言通古博今,知识层面十分广,或许他会知道天算世家也不定。
只是,一旦去问冷静言,就意味着要告诉他其中曲折。
一时踌躇间,宇文皓便明白她心里所想,“你是想要问静言关于天算世家的事?”
元卿凌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宇文皓握住她的手,眉目温柔地笑了笑,“你我夫妻多年,早心意相通,你想什么焉能瞒得住我?”
元卿凌轻轻投在他的怀中,“是啊,有些时候,我们真的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好比你跟四爷,跟冷大人,跟红叶他们,也有这份默契,他们若是知道四爷的事,也定会鼎力相助。”
“嗯,你说得对,那我下旨传静言进宫。”
宇文皓当即出去找穆如公公,让他到首辅府邸传召冷静言进宫,且是马上进宫,不得耽误。
一个时辰之后,帝后在御书房接见了首辅冷静言。
穆如公公亲自奉茶,奉茶之后便退出去关闭殿门,不许任何人进去。
“冷大人知道天算世家吗?”元卿凌等穆如公公刚出去,便立马问了。
冷静言端着茶,怔了一下,“天算世家?是丰都城的天算世家吗?我听闻说在三十六年前,天算世家就因为帮人逆天改命,从而满门惨遭横祸,天算世家所有人都死了。”
宇文皓眸子锁紧他问道:“你对天算世家了解多少?”
火熱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 愛下-第1509章 冷靜言的師叔
冷静言道:“我所知不多,不过我师父应该知道一些,因为他有一位师弟,也就是我的师叔,就是死于天算世家的反噬。”
元卿凌一怔,“你师叔是天算世家的人?”
冷静言摇头,“不是!”
元卿凌大为奇怪,“若不是天算世家的人,怎么会惨遭天算世家的反噬?”
冷静言道:“其中详细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是早些年听他老人家喝醉酒的时候提起过,说他的师弟死得惨,为了一个不可能属于他的女人,竟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一个不属于他的女人?”元卿凌脑子里有些东西在飞快整理,“你师叔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知道,师父提过,叫泼机!”冷静言道。
元卿凌惊愕地站起来,“泼机?是泼机?”
宇文皓看着她,“泼机是谁?”
元卿凌看着他叹息了一声,“当时协助冷凤青逃出丰都城的铁卫,他叫泼机,竟是如此的凑巧,他是冷大人的师叔。”
泼机的生死,元卿凌自然不知道,因为冷凤青也不知道。
可他怎么会死于天算世家的反噬呢?他又不是天算世家的人。
在那些意识中,泼机是因为觉得冷凤青做城主夫人的时候对待他们不错,不忍她枉死,所以协助她逃出去的。
但是现在仔细想想,也觉得不通,只是因为觉得她待人不错,就冒着生命的危险背叛主子帮她逃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冷静言见两人神色有异,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遂郑重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