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69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7)分享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饶尹静默了很久,坚定地说道:“小道君,遇到值得的人应该抓住,放在心上好好珍视,宋大哥对我来说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也是一个值得的人,我想好好珍重这份难得的情谊。”
“从前,我的世界只有你们,我总是会围着你们打转,你可能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
“所以,突然得知我要成亲,可能会有心理落差,但是以后会好的。”
“总是会慢慢适应的。”
她不也学会了适应和习惯么。
到了陌生的世界,努力追逐他们的脚步,成了一种习惯。
被抛下的时候,她也依旧很努力,很努力地适应这里的生活。
她现在已经适应了。
那么他,又有什么不能慢慢适应的呢?
她想,自己心底可能真的是有怨气的,所以此刻才能这么平静从容地跟面前的裕策说适应。
她也想让他体验一下,尝试一下,接受那些会让自己内心疼痛的事实。
不知何时,她竟然觉得两人其实在无意间互相折磨。
折磨过后,会在彼此心上留下伤,会更铭记一份她曾经怎么都割舍不下的过往。
……
裕策松开她的手腕,挥袖点亮了屋内的灯。
饶尹眼睛有些不适,抬手遮住了眼帘,再睁开时发现裕策就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第169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7)分享
他的气息沉沉穆穆,微微下垂的眼尾似有一种清浅的悲伤,他的皮肤很白,所以此刻眼尾带着薄薄的红,让饶尹心情非常复杂。
“小道君,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
裕策抬眸看她,饶尹的话顿住,他眼中漫上的情绪让她觉得陌生。
裕策恢复从前疏离清冷的模样:“告诉我什么?”
饶尹捏着罗裙的手颤了颤:“你可能中了相思蛊。”
裕策直直地看着她,勾起了一道若有似无的笑:“是么?你给我下的?”
不然他怎么会对她有这么强烈的念头,不甘心她嫁给宋烨梁。
饶尹表情僵住,静默在原地,认真看着他:“是我打扰了。”
她不欲再说,他心里不痛快,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
裕策看着她脚步有些急促地往门外走,控制不住地握紧了手指,在她踏出房门的前一刻,闪身出现在她身后,挥袖将门砰的一声合上,从身后将她压在门板上,低头将吻落在她的鬓角和耳廓。
“你明知道我中了相思蛊,为何还对我如此绝情?”
裕策不甘心地压在她背后,紧紧勒住她的腰身,如一同一株嗜血的妖藤,攀附住自己早早盯上的猎物。
饶尹身体微微发颤,急着想要从他怀里钻出来,但是他的力气太重,她根本没有挣脱的余力。
“尹尹,我是喜欢你的。”
“我很难过,我才发现这个事实。”
他并没有外人想得那么高洁磊落,某些事他做得的确卑鄙,比如……阻止她嫁给宋烨梁。
饶尹咬着牙才克制住自己转身抽他的冲动,他怎么能这么阴险,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她三日后大婚,他却告诉她,他才发现喜欢她。
可是她已经不需要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第169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7)相伴
……
饶尹双手压在身前,避免被身后的力道将脸冲到门上:“你松开。”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公子糖糖-第169章:佛子大人,請留步(47)相伴
裕策阴沉着眸子,看着她染上绯色的耳根和侧脸:“你答应我,别嫁给他。”
“你凭什么这么要求我?”饶尹是真的生气了。
不过小姑娘生起气来,还是跟只小奶猫似的,没有丝毫战斗力。
裕策拉着她在怀里转过身,低头咬住她的下唇,冰冷的香气骤然浓郁,袭向迟钝的感官。
饶尹抬手要打在他脸上,却被他单手握住压在头顶,他的呼吸越来越热,长长的睫毛扫在她软软的脸颊上,另一手拉着她的左手抵在她的后腰处,只是稍稍用力,就顶着她的身体往前送,紧紧贴着他颀长的身体。
“我不会让你嫁给他,不会让你嫁给任何人。”裕策笃定地在她耳边低喃,“我会教你修行,慢一点也没关系,我会一直陪你一起。你和他们不一样,尹尹,也永远不会和他们为伍。”
他的声音很轻,落在她心上却掷地有声,饶尹有些怕。
饶尹:“你要做什么?”
“你别伤害宋大哥。”
裕策表情冷硬,似乎在咬着牙,克制着怒气:“你这么在乎他吗?你只认识了他一年,就决定嫁给他,尹尹,我们认识那么久,你怎么就不心疼心疼我?”
饶尹气得双颊通红:“放屁!我们认识的时间明明也很短,只有两年。”
而且还聚少离多,被他扔在德裕镇一年多,算起来还没有和宋烨梁在一起的时间长。
他到底哪里来的脸这么说?!
……
就在裕策失神之际,“砰”的一声巨响惊到了两人。
厢房的窗户被砸开,一道白色的身影滚落在室内,桌上的灯火闪动了两下,灭了。
院子里传来一道轻缓的女声:“大人,怎么办?我把窗户给打坏了。”
唐果不疾不徐地踱步进了院子,看着破出大洞的窗户,还有滚落在屋内的人影,摇了摇头:“下手太重了你,都说了注意分寸,她的实力不太好,但好歹也是青山派弟子,我们还是要给面子的。”
拿到轻柔却有些妖娆的女声有些委屈:“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她实力这么差啊?还是她先找茬的。”
躺在地上的慕容婉简直要气得吐血,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白莲的女鬼?
裕策看着地上吐了血的慕容婉,脸色忽然变得很差,但碍于有人在场,松开了钳制着饶尹的手。
饶尹当即抓住机会,拉开门就跑了出去,看着外面正训话的唐果,简直想要抱着她暴风哭泣。
她以后每天都拜唐姐姐,好好供奉她的牌位,这位是真的及时雨。
如果没有这一出,她和裕策接下来怕是会真的闹出大事来……
唐果听到声音,看着匆匆跑到她身边,紧紧抱住她手臂的饶尹,奇怪道:“你怎么在裕策道君这里?”
饶尹红着脸,又急又气,但又不好说实话。
“就来找小道君有些事。”饶尹还点了点头,肯定自己的说法。
唐果被她一本正经的模样逗乐,但是想起来还在演戏,总不能表现得太不尽责。
她训斥着上官娇娘:“娇娘,去跟慕容道友道歉。”
上官娇娘头一扭,固执地拒绝:“我不,明明是她先动手的,技不如人,不能怪我。”
裕策缓步走出房间,停在了台阶上,目光现实扫了唐果和上官娇娘一眼,最后定睛看着饶尹。
“不知二位为何对我师妹动手?”
裕策语气不佳,被两人坏了事情,破坏了计划,让他心情很差,非常差。